军旅追忆

 

军旅追忆

         补写一篇回忆录(1994.12.11997.12.3

在83544部队203分队服役三年,随岁而过,在短暂的人生中,渡过了漫长的军旅时光,它是过去的终点,人生的中转站和迈向未来的起点。

当兵的里程碑,谱写着艰辛与自豪,希翼与失望同在,枯燥与逍遥同在,它无比稚幼,亦走向成熟。因此,有必要用有限的文字,把无限的军旅之情摘录于纸上,以保存当年的热血豪情,执着开拓,为人生的成功添加锐不可挡的精神动力,直至永远······!

一、多苦多难的新兵集训生活。

永远都忘记不了,十二月十六日下午到达总部――南京花旗营,十七日中午到达了安徽省繁昌县,我被分到第二中队三排八班(舟桥旅二营五连四班)当时已有好几个浙江、安徽的新兵在进行队列训练了。看到他们的模样,就像在演戏,特别是打幡号的时候,心里直想笑。紧接着我也要参加队列训练了,它是那么的枯燥、单调、无味、紧张,让人感到几乎没有一点意思。还有那内务卫生,软而皱,有力也使不出,几个小时也叠不好一个被子、大衣。上课的时候训练队列,它会给你一种失去自信的感觉,让你堕入自卑的深渊而顺从其管理;下课则练习搞内务卫生,这时你才有可能深刻的领会到烦恼的真实含义,它旨在告诉你从军就意味着吃苦受累,被人指使,并要学会忍气吞声,达到受辱含笑的高深修养境地,从此,不再冲动,凡事均求沉稳;晚上还要学习《三大条例》为其严格管理打下坚实的素质基础;此外,睡觉之前还要做体能训练,它能把你一天下来只剩下的那么一丁点力气给花光,真可谓“无力一身轻”阿!以上只是一天中的主要事务,该做的还有许多小事呢!如严格的请销假,令你兴奋的紧急集合,以及中队会操,早检查,还有政治课。

我的新兵班长是江西籍的中士周建明,此人威严,纯正的冷面班长,其优点就是不会虐待你,较为公正。思想稍有腐败,“革命小酒天天喝”,但也会把握时机。因此,领导对其印象特好。有感召力,真可谓上下相俘。

本人个子不高,在班中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新兵。体能方面稍好,其他方面与别人没有什么突出之处,不过对条令条例的记忆能力和速度则非常人能比,在仅一个小时的政治学中,与别人一样把笔记做好的同时,竟把8条《士兵职责》倒背如流,让一百名之多的在场官兵惊叹不已,这也是我后来参加法律成人高考的前奏,此时,记忆力达到了前所非有的高潮。除此之外,已难觅佳绩,训练中的弱项是投弹,投到三十三米便会有一种被扭腰的感觉,很少及格。

我们新兵是在春节那天才被授衔和授枪的,日望夜盼的帽徽、肩章、领花、钢枪一下子都有了,大家都无比高兴,晚上还在茶欢会之后观看春节联欢晚会。记住,这一晚是班长为我们站岗,他们真辛苦,连队主官也真关心我们!

正月放了一个星期的假,虽说每天也还有许多事要干,但总算可以三五成群的在室外的草地上坐着自由的谈天了,每天都有班长带我们去小店,可以买点小食品,享受一下自由的乐趣。老乡见老乡,两眼汪汪,心中多少话,欲言早断肠。每天都还要进行两三个小时的队列训练,士气很高,因此休息的时间特长,事实上已转化为一种享受。晚上或下午还有演出排练,因为正月十二晚上我们中队将与地方举行军民联欢晚会,班长们打军体拳,我们集体大合唱《说句心里话》和《咱当兵的人》,还有一只八个人的霹雳舞队。旅演出队在首长的带领下,特意从南京赶来参加。晚会气氛很热烈,地方节目也很好。

年过完了,训练又开始了,强度比以前增大了许多,特别是还要进行战术、四百米障碍、五公里越野训练,紧急集合也越来越多,许多人都感到受不了了,好在没有逃兵,这也是我们中队的骄傲。

中队经常进行内务卫生检查,我们班总是遥遥领先,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大衣很好,被子一般。

四月的清明到了,中队组织我们新兵到繁昌县烈士陵园拜祭先烈。走出营区的大门,感觉真好!队列还是那么齐,但心中的天空真是无比宽阔,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在新兵的集训已有近四个月了,分兵之日迫在眉稍,后来分队组织我们出去跑步,班长把我们带到烈士陵园的后山上,三五成群的晒太阳、谈心,就是不准买东西,虽然这一点自由和机会对一般人无足为奇,但对一个新兵来说,可是四个月才有一次的机会,也是第一次领略到军人的休闲。

四月十六日早上开始分兵了,上面来了好多首长,头晚我们还逐个找我们问话到了很晚。我们班十个新兵只有二个分到花旗营(后来听说是汽车连),有一个分到二汽,其余七个还在老连队,有两个分到四班,还有五个与班长和老连队的二名老同志,一个副班长组成五连六班。到现在为此,新生活已经被送进回忆当中了,迎接我们的将是正常的军旅生活,最后让我回忆一下十位新站友三年来的亲切形象:

排头兵祝益锋:爽快、好动、刚毅,爱好音乐,有正义感。

温柔的王永表:天真有人情味、有潜在的艺术家天份。

温文的张健:随波逐浪,希望在明天。

春风得意的马强:训练挺可以。

名符其实的石永恒:遇挫而不退,乐于摔打,有毅力。

顽固的邱定年:不易变通,讲义气,重友情,疾恶如仇。

多才的何文华:写得一手好字,可惜腿部有风湿,影响训练。

坚持的廖善超:别人努力时自己一般,别人丧气时自己保持,工作和学习都能够持之以恒。

真诚的叶海军:心胸开阔,受不少折磨。

王伟:略。

二、老连队的新兵生活

分下连队后,思想上有所轻松,但压力依然很大,连队的指导员是一个多年在任的主官,他总是有办法让新兵们无比乐意的干各种公差,以致在连队的新兵中形成一种干活为荣的良好气氛,而且老兵们对新兵也非常关心,当时的形势告诉你,踏实干活不会让你吃亏(半真半假)。因此,新兵们干活和训练的积极性都空前高涨,别的新兵进步的确明显,本人却似乎仍在原地踏步,看着别人的成绩,自己心中着实着急,好在此时的班长对我挺好,不但没有责怪,反而在暗中劝我不用急于求成。同班的石永恒、邱定年的单双杆15都大体上可以做得下来,而本人的双杠第四练习上不了杆,单杠仍是13,与新兵中队没有什么进步。此时,何文华因风湿病脚痛,自然做不来体能训练,而杨尚伟原来不是我们班的,祝益锋思想比较消极,丧失进取心,而不必此。如此一来,我与别人的竞争中便落在后面了。

接着不幸的事情来了,旅部对各连队的新兵下连训练情况,进行抽班考核。老天爷也真有眼,就抽我们班考投弹,内容为投准,投得最好的为何文华,十枚十中,与一班副林贤耿(四百米障碍第一)同受到连嘉奖一次,从而成为我们这一批新生中第一个受到嘉奖的人,老兵中有七八枚的,石永恒与邱定年为不及格,本人得零分。为连队的荣誉建设立下了反面功劳,拖了后腿,真是无脸见人。

俗话说:行贵恒之!但事实上许多新兵都做不到这一点。进入专业基础训练之后,心思便转移到专业训练中来了,对于大小工作也难以象以前一样积极肯干,(多半是由于训练太辛苦)而本人在此时却更加努力。为此在“进点”(注:进驻到长江边的训练点,每年的训练点是不同的)过程中的班务会上受到了班长的高度表扬,让全班向我学习,还把本班“老黄精神”的荣誉称号授给了我。这是我从军以来,第一次受到班长如此全面肯定的表扬,无法否认,它对我有极大的现实动力和长远的军旅意义。

当初进行专业训练之始,排长已对班次和人员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本班的主要人员由六班调成四班,共十人,具体人员如下:

班长:周建明;副班长:俞国钢。老战士:张启栋、董永波。新兵:祝益锋、马强、石永恒、邱定年、何文华、廖善超。编排为第三作业班。

本作业班的专业训练水平在全连跃居前位,进点前在连队组织的军事夺标中,遥遥领先,以雄厚的实力夺得“军事训练流动红旗”,后来虽几经风霜,终究幸免落于别班之室,可以说年终总结时获得的班集体三等功有它不可磨灭的功勋。可惜进点前的多次卫生评比中次于一排,直到进点后卫生流动红旗才被五班夺得。至此,连队仅有的两面“流动红旗”全落入本排,全排士气高涨,仅二十二名的作业手,便足以抵挡一排的二十八名作业手,受伤率为零,效果领先。

开始进行整结构训练时,由第二、第三、第四作业班组成作业排,第一作业班则进行分散基础训练。训练强度很大是无需强调的,值得一提的是,此时训练热情很高,争先恐后,大有克服一切困难的气势,早出晚归在合情合理之中。卫生表面上很紧,实则是以“军事训练为中心”的指导思想在全面的贯彻。由于五班保持得很好,“卫生流动红旗”就进驻其室了。

大约在五月底,接到上级命令,要对各连队的基础训练班与整体结构进行考核,且是不定班的。接着各连队便按照营党委的指示,选派本连实力最强的作业班进行基础训练(因其内容复杂,要求又高)。四连为四班,五连亦为四班即本班,六连则是五班。三个班在天门山脚下的大草坪上展开了热火朝天的大练兵热潮。训练内容以桁架连接、横桁推配、舟的装卸载、桁架的装卸载为主体,辅之以盘锚钢、投绳、打绳结等。本班在周建明班长的严格而得力的组织指挥下,屡次考核均名列前茅,受到营党委的高度肯定,特别是班长真是出尽风头,成为二营的大红人。在整体结构训练的一次准备工作中,由于尾舟漏油而失火,导致连长脸部被烧伤,此为本连九五年度最大的事故。

长江的夏天,总是免不了涨大水的。六月底,长江水位急剧升高,以本排战士为主体的抗洪应急分队在一排长洪江的带领下,回到繁昌营区,听候上级命令。大约过了十天,长江水位回落,再次回到驻训地点:大桥镇东梁村。我们排也从天门山脚下搬到大堤之内,借住于民房之中。

按照年度工作计划,六月下旬进行半年形式分析,目的在于肯定已经取得的成绩,发挥好的方面,找出存在的问题,并想办法克服它,以争取更大的胜利。定期进行工作分析,的确不失为一个发挥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及时改进缺点,发扬优势的好方法,它对工作具有不可忽视的指导作用。在半年形势分析中,各排均有两名“连嘉奖”名额,本人以压倒多数的票数获得一次“连嘉奖”,这是我入伍后受到的第一个入档的奖励。

八月份开始进行游泳训练,有很多人不会游泳,而本人水性又特好,一开训便和老兵们一起游了。于是就不可避免的,要在岸上享受看别人喝水时的快感。此后的工作主要是槽渡、驻训结束回营、器材保养。这以后老兵就快退伍了。当然,退伍工作的前奏是年终总结,我们班经讨论后上报连队的“优秀士兵”名额是:石永恒、邱定年,“嘉奖”名额是我本人。当时我真是心中有火而不敢言,平时工作干得最好的是我,每次开班务会表扬的是我,大家公认为最有“老黄牛奉献精神”的还是我,偏偏评“优秀士兵”时就没有我,我当时想多半是他们两个买通了老同志,串通了何文华。没有想到,后来连干部会议居然把石永恒的“优秀士兵”名额转到我的户头上,真的很意外。这件事估计对石永恒的打击蛮大的,不过并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战友之情。

十二月伊始,老兵们光荣返乡了,我的军旅生活亦渡过了一年,这一年我们班荣立“班集体三等功”,由于班长工作成绩突出,党支部研究决定并经其本人同意,留用一年。因此,九五年我们班没人退伍。老兵退伍之后,我们心里就轻松多了,头上少了一年度兵的压迫,班长还是冷面班长,排长也难免要发几次威。不过呢,大势所趋,我们依然不断的想办法轻松,班长也慢慢的睁只眼闭只眼啦!此时,空闲时间很多,我主要进行了两个方面的工作,首先是坚持长跑,以此加强自身的素质;其次努力的干好各项工作,保持自身形象,当时想当副班长,但缺乏信心。这段时间的新兵都想办法回家探亲,我们班只有祝益锋有幸回家探亲。

本人与排长王永胜的关系很好,早在大桥镇驻训期间,排长就指明向班长要我给他做勤杂兵,那时与排长两个人住一个小房间,蛮轻松的。班长很少过问,副班长与祝益锋亦去了教导队。因此,在驻训点经常与石永恒、何文华偷偷的喝酒。而且多次跑到和尚庙里与老和尚一起聊天,学会了许多辩证论点。还经常跑到山顶摘野枣吃,害得拉了好久的肚子;真是苍天有眼,报应及时。

三、老兵的世界。

一转眼,新兵又下连了,这次新兵数额较少。开始一个班还有两个,调整后仅有一个了,只有洪鹏留在我们班,司华珍给调到五班去了。

新兵下连之后,各班的人员都有不小的变动,我们班的人员名单是:班长周建明,副班长:吴金胜,老同志:张启栋,张剑云、廖善超、邱定年、陈辉平;新同志:洪鹏。原来的副班长俞国刚调到五班去当班长,董勇波调到六班当副班长。这一次的人员组合对我来说有两大特点。首先,班长把老乡陈辉平和我放在一个班,意图很明显,把陈辉平作为重点培养对象,而我由于特殊关系,便不能与他进行竞争,只好安心做一个老同志了。其次,张剑云以前曾经参加过成人高考法律专科考试,使我有机会更多的了解成人高考的内涵,后来便决定参加成人高考,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偶然,却是让人充满希望的巧合。从此,我的军旅生活已闪着一种特异的光彩,拥有了更深层次的内涵。依然坚持每天长跑,搭档是一班的四川战友刘晓军。他与我可谓是“同病相怜”,我们每天四点多就起床跑步然后看书,我参加法律专科成人高考,他参加公安系专业函授。当时我们俩最目无组织纪律,反正想好也好不来了,索性轻松快活一点,于是在青山镇驻训到新排长下连之前,青山镇四周都留下了我们违纪的脚印,十多位年幼无知的小孩子成为了我们的至交。尽管我们违纪的次数比任何人都多,但对于全连官兵来说,我们照样是一个好同志,因为我们总是幸运。我们出去时连队不会点名,而别人跑出去碰巧我们在家时又点名啦,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出去玩了无数次没有被发现,有两个四川的战友只出去玩了两次便被在军人大会上作检讨,可怜的替罪羊呀!

在青山镇玩的事儿可真不少,比如,有一次邱定年请假去看病,我也拿一个帽子和他一起到镇上去了,玩了半天回来时真不巧,快到营部时,突然从路的哪一头迎面走来一群军官,你猜他们是谁?我的天!是营长、教导员,还有四个旅工作组的人,他们是去找无证外出人员的、此时跑是肯定会被查出来的,弄不好还会连累别人,俗话说得好――“狭路相逢勇者胜”,于是我和邱定年就挺着胸走过去了,大约相距十步时,我还主动给领导们敬军礼,教导员回礼之后笑着问我们“出来干什么”?我主动笑着说:“邱定年看病,我替副班长厨房值班”。之后略询问了一些情况便完事了。真够刺激!至于摘桃、吃梨、尝苹果、品葡萄的事情就更多了。

我与五班长的关系从下老连队开始就一直很好,基础比较牢固,可能是我比较尊重他的缘故把!新排长下连时,我有一次与他散步时曾谈起过如何才能获得新排长肯定的问题?他说出了一些具有独到见解的方法;从小方面入手,重新开始,忘记以前的工作,不拿老资格,对排长工作给予足够的支持,最好能主动找排长谈心。

在这之后的二个星期之内我便完成了与副连长王永胜(原老排长)、新排长王思旺、班长进行谈心的工作,结果令人感到意外的满意。副连长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表示对我的愿望给予全面支持,班长亦同;排长则很有兴趣的与我探讨如何才能开展好各项工作,并询问了我参加考试的情况及在工作上所希望达到的目标,气氛很友好。至此,总体形势发展得于我比较有利,因为在此之前,我的竞争对手不少,亦很激烈。

8月的长江,气温异常的高,此时正是为渡江演练大作准备的辛劳时期,部队出训光走路就至少要六十分钟,对于严格的训练动作就需要更多的耐心来对付了。中旬初,连队要求各排对作业班进行重组。此刻,谁都想参加“渡江演练”,于是一排好像是陈永明(具体已不敢肯定),而二排却是我和杨辉(四川老乡),共三个人被留下了。我不服气,没想到排长在散会之后便立刻找我谈心了。我认为自己应该而且有足够的理由继续参加训练,排长从两个方面说服我:一、要求我负责管理免训人员,安排伙房值班;二、可以借此加紧学习,因演习可能会与考试发生冲突。得知排长的苦心安排后,我心存感激,继续努力学习,在考试时,报考的两门课程全部通过,为自学考试开了一个好头。这次人员安排的确是排长对我的一次关照,我就在此说声:“谢谢您排长”!

记得,排长也是一位好动中人,自排长下连之后,我们跑步的人便又多了一个跑友,排长不仅身材高大而且跑步亦很狂,他的正常跑相当于我们的冲刺慢一点。开始两个早上我和刘晓军跟排长跑下一趟感到很吃力,排长就很乐意的把军校中长跑的技巧传授与我们。大约只一个星期我们俩个便能够和排长一起轻松的跑了。“进步”很快的!

我不参加训练已快有一个月了,逍遥过后,根据上级的要求,我们也要参加“九、一二”演练。根据工作安排我们二排与三排一起组成护卫组,每天乘着冲锋舟在长江上晃呀晃的,真好玩。演练圆满成功,十二连有一名烈士,稍作整顿之后,便班师回营了。回来不久全旅进行演练总结,每个排有一名“嘉奖”名额,由于得到排长的肯定,我与班长及五班长的关系也不差,于是代表着整个排演练功绩的花环戴到我的头上来了。班长更厉害,获得了“个人三等功”。

梁任公说:“人生顺境大抵居十六七,而逆境亦居十三四”。这不,占尽了好事,厄运又看不上我了,年终总结时,全排有四个“优秀士兵”的名额,对于这个怎么说我也应该有份,不论思想政治学习、军事体育训练、遵守条令条例,服从组织指挥,各项任务的完成以及小工作、后勤建设,可以说我在全排是数一数二的,就是只有两个名额我也应该获得一个,何况现在有四个呢!可惜确定的事情往往不确定,按照要求,我必须要发扬风格,把名誉让给最需要的人。于是当全班一致评选我为“优秀士兵”候选人时,我扮演了一个悲哀的角色,把自己争取得来的荣誉让给了班里的其他战友。

老兵们又一次要告别军营了,这一次退伍中曾是我们班组成人员的有:五班长俞国钢、四班副吴金胜、六班副董永波,老同志张启栋、张剑云。下面就让我对他们的评价适当的反映出来把!

五班长俞国钢:心直,性情急,干劲足,易于与下属发生冲突。

四班副吴金胜:得过且过,较随和,偶有冲动。

六班副董永波:思想一般,随和,深得老排长亲睐,训练不在个小。

老同志张启栋:为人处事最内行,偷懒本事高,三年混下来,自在又潇洒。想跟他学也学不完。没办法!

老同志张剑云:为人蛮可以,头脑挺灵活。

老兵退伍之后,排长对全排人员进行重新调整。共分为两班,四班由祝益锋与许强负责,五班由我和陈辉负责,老班长已是第五年兵了,事实上退居二线,暂住我们班。当时的人员结构为:正、副班长即我和陈辉平,老同志:何文华、吴兢、何爱民,新同志:司华珍、孙天祥,再加上老班长共八人。不久,排长被安排到南京带新兵,于是把何文华、孙天祥带走了,紧接着原六班长唐泊因需复习参加军校考试从事新兵连调回,住在我们班,老班长则担任代理排长而住进四班。

没有新兵的老连队,刚进入第三年的老兵在思想上都比较放松。而我作为第一次担任骨干,幸好有老班长帮着伸腰。否则,很难管得住他们。老兵们已经是老资格了,还面临着探家,而且训练任务不重,吃饱了没事干自然是闲不住的。于是溜冰、跳舞、打游戏机、便悄悄的热门起来了。喝酒、打扑克赌钱等歪风亦刮个不停。我主要是看法律书,有时也难免与他们一起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酌。当时消遣的时间大部分是4人分两边,打两副扑克的拖拉机,在连队水平最高的当属陈辉平、何爱民的组合,几乎每战必胜。

当时连队无假外出人员较多,老兵们很少按规定请假,但对一些必须参加的场合,还是不敢粗心大意的。当时的连长范长军也不是好惹的人,被他逮到可不是好玩的事情,抄条约条例、军人大会做检查。当时我班里有一个上海的战友,与我为同年度兵、此人花钱无度。不知他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听说早在留守期间,便在芜湖血站卖过一次血。这次经济紧张,以谎说看病为借口,骗我说已获得连长的批准,早上五点多起床,溜到血站卖血,次日中午才回来,害得我和老班长被连长臭骂一顿!不过从此也改变了看病不需班长批准经手的惯例。

此间还有一个挺好玩的活计就是织风铃,吃饱了没事干,花个几块钱,买两圈彩带慢慢的织,几乎每个战友都要带一个风铃回去探亲,我亦织了一个窗帘。探家时负责用皮箱把我与陈辉平、冯文辉三个人的彩带护送回家。

四、回家探亲

在进行为时一个月的紧急集合训练之后,没想到连长格外开恩,竟批准我和另外两个老乡一起回家过年,而且假期特长,共计整个二月份,于是我们三个人在十二月二十六日顺利到达家中,与亲人团聚。皆大欢喜。

探家也没什么特别节目,走走亲戚,见见朋友,剩余时间则静心攻读法学外加徒步旅游,因为我九七上半年要考四门课程,不得不抓紧阿!

石永恒早在我回家探亲期间便调到我们班负责协助原六班长的工作。我回来之后,便转变为配合我的工作,此前何江宏亦已经调到我们班,本班再次由下列人员组成:廖善超、石永恒、唐泊、吴兢、何爱民、何江宏、司华珍、陈辉平。

三月底,旅部对老连队的训练情况进行抽班考核,偏巧抽着我们班,总评成绩优秀以上。

五、最后一年的逍遥

新兵下连了,连队难免又要例行调整。连队主官考虑到我要抽时间看书,于是任命一排的陈振鹏担任五班班长,我为五班副班长,重组的五班人员为:正副班长:陈振鹏、廖善超;老同志:何江宏、杨辉、司华珍、李锐彬;新兵:刘伟、黄仲聊。

新兵下连之后,各项工作相对处于正规状态,新兵们的进步愿望比较强烈,各方面的工作非常积极,虽然偶有想法,并无大碍。进点驻训之后,训练任务不是很紧,害得我经常有时间到长江边看书和与排长一起跑五公里、十公里,有十多次还跑二十公里,溜冰也是在那时开始学会的。跟当地的一群小学生的关系很好,经常给他们讲一些具有启发性的故事,做一些天真的游戏,他们也经常唱歌给我听,很多人都无缘体会与小朋友一起玩的乐趣,而我却领会到了他们天真、活泼、无忧无虑及开心的含义。因为学习方法得当,上半年报考的四门课程全部通过,收获不小。

十月初,我因需要参加自学考试,连长安排我率领本班及六班的部分驻训人员提前返回营区。下半年共报考了3门课程,全部通过,97年在学习方面的收获还是可以,不枉努力一年。不久,部队驻训结束,转入器材保养,接着九七年老兵退伍工作开始,几经曲折,我的军旅生涯终告结束,我终于列入退伍名单。在退伍前的年终总结中,我被评为“优秀士兵”,证章在部队就领了,喜报却致今尚未收到。在老兵退伍返乡时,连队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那感人的场面,真是难舍难分,那挥手呐喊的含义是永远也难以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唯一的途径就是用心去体会!因我要到芜湖市办理转考手续,我没有与其他退伍人员一起离开部队,车票由我自己购买。当时,排长已经看病回来了,我们俩都能彼此理解当时的心情,当晚排长在我的通讯记录最后几页,写下了饱含深情的心声,鼓励我到社会上继续发奋努力,实现自己的报复和理想。所有的老乡(除我之外),都由副连长带队,到上海转车回家,我到芜湖办完事之后,排长与四班长祝益锋已在候车室等着送我,他们的专程赶来令我无法用语言表达谢意!三年并肩战斗,一朝分离,那是何等的悲痛阿!在此时我在心中祝愿着:我亲如兄弟的战友,祝你们走运!

当我到达鹰潭火车站的时候,因为车次问题,又遇到了四川省和广西的战友,大家本来以为在连队分开后,将难以见面,没有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都非常激动,相互之间不断的问好,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六、回顾小结

三年的军旅生活,首先使一个普通老百姓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革命军人。其次成为政治思想强、军事技术精、作风纪律严、完成任务好的优秀士兵。然后升华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革命军人。

新兵中队那严格的军事训练和各种思想政治学习,以及每日管理,使我慢慢的适应了部队的正规生活,加上严格的服从命令意识,从而由一名普通老百姓转变为一名合格的革命军人。它不是量的增加,而是质的飞跃,人生的列车在高层次的修理店里经过重组,正在中转站等候加油。

下连之后,主要进行了《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荣辱观》、《艰苦奋斗教育》等思想教育,它使我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婚恋观及得失观。它为人生找到了坐标、指明了奋斗的方向,为人生的成功,奠垫了坚实的基础。

老兵的生活,磨练出坚强的毅志,百折不挠的性格及为理想而永恒拼搏奋斗的勇气和决心。在实践中检查自我,在奋斗中超越自我,在失败中塑造自我,在成功时肯定自我。

军旅的三年,是我成功的三年、是奋斗的三年,也是流血、流汗、充满艰辛的三年。它是人生的历史中辉煌的一页,值得我在有生之年回忆、品味、学习、对比的三年。同样也是我引以自豪的三年!

                 (廖善超写于) 2000年1月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