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员一般过失不担责

雇员一般过失不担责

雇员的一般过失行为致使雇主伤亡的,不应当要求雇员承担赔偿责任。2012年1月12日凌晨,雇员甘某驾驶后部反光标识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桂C20716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因后轮故障将车停在慢速车道和紧急停靠带间与雇主莫某三共同修理,甘某和莫某三都未在来车方向设置警告标志,4时00分王某驾驶宁C99921号车由柳州往桂林方向行使至1221Km+34m时采取措施不当,致使宁C99921号车牵引的宁CB669挂车右前部与桂C20716号车的左后部发生碰撞,造成修理C20716号车的莫某三当场死亡,甘某和王某受伤,桂C20716号车、宁C99921号车与宁CB669挂号车及高速公路路产损坏的交通事故。广西区公安厅交警总队高速公路管理支队二大队作出事故责任认定:王某承担此道路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甘某和莫某三共同承担此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

莫某三的近亲属于2012年2月22日向广西鹿寨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2)鹿民一初字第377号),要求人保财险吴忠公司在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244000元;人保财险兴安公司在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122000元;被告王某、张某、马某、叶某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12188.50元;雇员甘某应负的赔偿责任另行主张权利。2012年4月9日,甘某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粟某(莫某三的配偶)、王某、张某连带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96623元;人保财险兴安公司、人保财险吴忠公司对上述损失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于是,莫某三的近亲属向法院提出反诉,要求甘某赔偿损失136315元,人保财险兴安公司支公司、王某、张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院审理后认为,甘某是从事雇佣活动,与莫某三是在共同修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而导致莫某三死亡,且甘某的驾驶行为及修车行为均在莫某三的指示或者默认下进行,甘某不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情形,故本案中莫某三对自己的死亡应自行承担相应的责任,甘某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廖律师主要代理交通事故、婚姻继承、劳动争议、合同纠纷、刑事案件,尤其擅长办理疑难、复杂的交通事故案件。咨询手机:15807738049 QQ244057716。地址:桂林市文明路六号3-2-1(李宗仁公馆旁) 。更多法律知识请登录:http://www.gllsw.com  

 

 

广西壮族自治区鹿寨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鹿民一初字第538-1

原告莫某,

原告粟某,

原告莫某二,

三原告委托代理人蔡某,

被告甘某,

委托代理人廖善超、雷金莲,广西独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某,

被告张某,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吴忠支公司,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安支公司,

原告粟某、莫某、莫某二诉被告甘某、王某、张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吴忠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吴忠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安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兴安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与保险理赔纠纷反诉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莫亚嫦独任审判,于2012年10月18日与本诉一并公开开庭进行审理了本案,书记员唐丽担任记录。原告粟某及三原告委托代理人、被告甘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被告人保财险兴安公司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某、张某、人保财险吴忠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据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粟某、莫某、莫某二共同诉称,2012年1月12日凌晨4时00分,粟某雇请甘某驾驶其所有的已在人保财险兴安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200000元第三者商业险的桂C20716号货车搭乘莫某三由柳州往桂林方向行驶,在G72线泉南高速1221Km+34m处,因故障将车紧急停靠在路边,被同向行驶由王某驾驶的张某所有的已在人保财险吴忠公司投了交强险的宁C99921号重型半挂车牵引宁CB669挂号重型仓栅式半挂车因采取措施不当,致使宁99921号车牵引的宁CB669挂号车右前部与桂C20716号车左后部发生碰撞,造成莫某三当场死亡,甘某和王某受伤,三车不同程度受损及高速路路产损坏的重大交通事故。交警认定:王某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甘某和莫某三共同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但是,交警队认定甘某和莫某三共同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是错误的。莫某三在本案中是乘客,不是驾驶员,他无能力控制、管理车辆,也无义务为车辆设置警告标志,他没有违反交通法,所以莫某三不应承担本案事故责任,本案事故应由王某、甘某各承担同等责任。此事故给原告造成如下经济损失:1、死亡赔偿金377080元;2、丧葬费15921元;3、精神抚慰金60000元;4莫某生活费47109元;5莫某二生活费96360元;6误工费1963元;7、尸检费41元;8、交通法2000元;9、住宿费1000元;共计602629元。除涉案车辆的交强险赔偿33万元外,甘某应赔偿粟某136315元,但至今没有赔偿,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特向法院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甘某赔偿反诉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136315元,被告人保财险兴安公司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限额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被告王某、张某对第一项请求承担连带责任;3、本案反诉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甘某辩称,1、粟某等人的反诉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法院应驳回原告的反诉;2、粟某和莫某三是甘某的雇主,法律没有规定雇员要对雇主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3、答辩人系从事雇用活动,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人保财险兴安公司辩称,1、反诉部分与鹿寨县人民法院受理的(2012)鹿民一初字第377号案是同一法律权利义务关系,当事人基本一致,诉讼请求也差不多,并且是同一起交通事故,我们认为属于同一诉讼,粟某等人是属于重复起诉;2、保险公司不可能跟任何被告承担连带责任,保险公司是独立承担自己的责任;无论本诉与反诉,要求保险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事故认定书也很清楚,交警部门认定甘某与莫某三共同承担同等责任,甘某对交通事故有过错的情况下,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3、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

被告王某未作答辩亦未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证据;

被告张某未作答辩亦未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证据;

被告人保财险吴忠公司未作答辩亦未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2年1月12日凌晨4时00分,王某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宁C99921号重型半挂车牵引同样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宁CB669挂号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由柳州往桂林方向行使至1221Km+34m时,适遇甘某驾驶后部反光标识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桂C20716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因后轮故障,将车停在慢速车道和紧急停靠带间并与车上人员莫某三共同修理,甘某和莫某三都未在来车方向设置警告标志,因王某驾驶宁C99921号车采取措施不当,致使宁C99921号车牵引的宁CB669挂车右前部与桂C20716号车的左后部发生碰撞,造成修理C20716号车的莫某三当场死亡,甘某和王某受伤,桂C20716号车、宁C99921号车与宁CB669挂号车及高速公路路产损坏的交通事故。广西区公安厅交警总队高速公路管理支队二大队作出事故形成原因分析,1、王某驾驶制动系统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过程中采取措施不当,其行为导致交通事故发生;2、甘某驾驶后部反光标识不符合技术标识的桂C20716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因左后轮故障将车停在慢速车道和紧急停靠带间并与车上人员莫某三共同修理,且未在来车方向设置警告标志,甘某和莫某三的行为也共同导致了此事故的发生。由此,交警部门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作出事故责任认定:王某承担此道路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甘某和莫某三承担此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因原告的损失未得到赔偿,原告于2012年2月2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2012)鹿民一初字第377号),要求人保财险吴忠公司在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244000元;人保财险兴安公司在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122000元;被告王某、张某、马某、叶某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12188.50元;甘某应负的赔偿责任另行主张权利。2012年4月9日,甘某向本院起诉,要求被告粟某、王某、张某连带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96623元;人保财险兴安公司、人保财险吴忠公司对上述损失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于是,原告向本院提出反诉。

另查明,原告莫某与其妻(于1994年去世)共同生育莫某四、莫某三、莫某五,原告粟某与莫某三系夫妻关系,二人婚后生育原告莫某二。桂C20716号车登记所有人为原告粟某,粟某与莫某三雇佣甘某为桂C20716号车司机;宁C99921号车及宁CB669挂号车登记所有人为叶某,两车于2010年5月21日转让给被告张某,被告王某为被告张某雇请的司机。桂C20716号在人保财险兴安支公司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宁C99921号车及宁CB669挂号在人保财险吴忠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章责任强制保险,事故发生时,均在保险期限内。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陈述,身份证、结婚证、常住人口登记卡、街道居民委员会证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车辆技术检验报告、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单、门诊收费发票、死亡医学证明、火化证明、户口注销证明、车辆转让协议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甘某、莫某三与被告王某之间的交通事故,已经过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虽然原告提出异议,认为交警部门认定莫某三与甘某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错误,莫某三非驾驶员,对车辆无控制权,不应承担事故责任,因粟某与莫某三为夫妻关系,桂C20716号车虽登记为粟某所有,但考虑二人关系特殊,桂C20716号车为二人共同所有共同经营,故甘某应为二人共同雇佣,事故发生当天,甘某为从事雇佣行为,莫某三作为雇主,对车辆及甘某的驾驶行为有管理权,故原告异议理由不成立,且莫某三本人亦参与修理车辆,莫某三对事故发生亦有一定过错,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书并无不当,该事故认定书可作为本案赔偿的责任划分依据。本案争议焦点一:原告的本次起诉是否为重复诉讼?原告在本院(2012)鹿民一初字第377号案件中明确表示对甘某另行主张权利,且该案亦未对甘某是否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责任作出认定,故原告这次起诉是对自己诉讼权利的选择,不为重复诉讼。本案争议焦点二:被告应如何承担赔偿责任?甘某在事故当天的驾驶行为系履行职务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 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本案中,甘某是从事雇佣活动,与莫某三是在共同修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而导致莫某三死亡,且甘某的驾驶行为及修车行为均在莫某三的指示或者默认下进行,甘某不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情形,故本案中莫某三对自己的死亡应自行承担相应的责任,甘某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另,原告要求被告人保财险兴安公司、王某、张某对甘某应承担的赔偿责任负连带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且甘某无需承担赔偿责任,故原告以上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粟某、莫某、莫某二对被告甘某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原告粟某、莫某、莫某二对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安支公司在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粟某、莫某、莫某二要求王某、张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本案反诉费3026元,减半收取1513元,由原告粟某、莫某、莫某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直接向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莫亚嫦

   

                                 二O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朱   妤

 

 

 

廖律师主要代理交通事故、工伤事故、婚姻继承、劳动争议、合同纠纷、刑事案件。咨询手机:15807738049 QQ244057716。地址:桂林市西环二路2号金辉广场2单元155号,现为广西桂超杨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更多法律知识请登录: http://www.gll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