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道路交通事故文书

民 事 上 诉 状

     

上诉人:宁某,

上诉人:曾某,

两上诉人委托代理人:廖善超,独秀律师事务所律师,电话:15807738049

被上诉人:龚某

被上诉人:xx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某保险公司), 

上诉人宁某、曾某与被上诉人龚某、某保险公司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上诉人不服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2009)秀民初字第9xx号民事判决,特向贵院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一、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由被上诉人某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改判被上诉人龚某的残疾赔偿金为17712元、被抚养人生活费为15920元、营养费为2200元。

二、本案的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理由:

一、一审判决认定:“被告某保险公司对本案原告的人身损害及财产损失不承担保险责任”是错误的。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明确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并不是说一定要发生道路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才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的规定对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赔偿进行了明确,并没有规定发生非道路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就可以不承担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三条“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的规定,本案虽然属于非道路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也应当比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规定承担保险责任。而且上诉人并没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约定的责任免除情形,一审判决认定:“被告某保险公司对本案原告的人身损害及财产损失不承担保险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被上诉人某保险公司应当向被上诉人龚某承担赔偿责任。

二、一审判决认定部分费用过高。

(一)被上诉人龚某进入浙江省锦夏广源建筑实业公司至事故发生时不满一年,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龚某自2004年起就进城务工,从200734月后一直在桂林市工作生活,更没有证据证明其在交通事故发生前1年来的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关于残疾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按照城镇居民相关标准计算的条件,其残疾赔偿金和被抚养人生活费标准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

(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8条第二款“……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的规定,被上诉人龚某属于农村居民,被扶养人生活费最高不应超过2985元的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一审判决认定的被抚养人生活费超过了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应予纠正。

(三)一审判决认定营养费每日40元过高,上诉人认为按照每天20元计算比较合适。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计算标准不准确,为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特向贵院提起上诉,请求判如所请。

此致

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宁某

 2009129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独秀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上诉人宁某、曾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宁某、曾某的诉讼代理人参与本案诉讼,通过查阅资料和刚才的法庭审理,现对本案发表以下代理意见,请合议庭采纳:

一、我认为被上诉人某保险公司应当对本案被上诉人龚某的损失承担保险责任。

1《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该法第77条规定“车辆在道路以外通行时发生的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到报案的,参照本法有关规定办理”。参照本法有关规定办理并未限定范围,所以车辆在非道路上发生事故后,只要当事人报警,在责任认定、交强险适用等方面都应当参照《道路交通安全法》有关交通事故的相关规定办理。结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和第77条的规定,交强险的适用范围不应仅仅局限于交通事故,经过当事人报案的非道路交通事故应当同样适用交强险并获得交强险的赔偿保障。

2《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对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后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进行了明确,但是并没有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发生事故后保险公司就可以不承担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三条“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的规定,本案属于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的事故,并致使被上诉人龚某受伤,保险公司应当比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规定承担保险责任,而不是保险公司不用承担保险责任。

3、非道路交通事故应当适用交强险符合交强险的立法目的和精神。国家设立交强险的实质是在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事故致使第三人伤亡后,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内替代肇事人对受害人(第三者)承担赔偿义务的强制性保险,利用社会的力量分担肇事人的赔偿义务,避免肇事人无力赔偿时受害人得不到任何救济现象的发生,促进社会和谐共生。无论投保机动车是否在公共道路上行驶,其都有发生事故的可能。在非公共道路上发生的事故,对于受害人而言同样是偶然的,不可预料的,难以防范的,符合保险事故的基本特征。认定非道路交通事故为保险事故,符合交强险对社会公众利益负责的保险原则及交强险的公益性质。本案上诉人按照法律的规定给机动车投保了交强险,发生事故后,保险公司却主张不承担保险责任。保险公司的主张不但不符合国家设立交强险的立法目的和精神,也违反了双方签订交强险合同的根本目的,更违背了保险业保障平安、分担风险的立业宗旨。

4、上诉人并没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约定的责任免除情形,保险公司主张不承担保险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一审判决认定:“被告某保险公司对本案原告的人身损害及财产损失不承担保险责任”违反了法律的规定,被上诉人某保险公司应当向被上诉人龚某承担赔偿责任。

二、一审判决认定部分费用过高。

1被上诉人龚某进入浙江省xx建筑实业公司至事故发生时不满一年,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龚某自2004年起就进城务工,从200734月后一直在桂林市工作生活,更没有证据证明其在交通事故发生前1年来的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被上诉人龚某的情形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关于残疾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按照城镇居民相关标准计算的条件,其残疾赔偿金和被抚养人生活费标准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8条第二款“……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的规定,被上诉人龚某属于农村居民,被扶养人生活费最高不应超过2985元的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一审判决认定的被抚养人生活费超过了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违反了法律的规定

3、一审判决认定营养费每日40元过高,根据桂林市的实际情况,按照每天20元计算比较合适。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计算标准不准确,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代理人:广西独秀律师事务所

                     律师:廖善超

                          2010419

 

廖律师主要代理交通事故、工伤事故、婚姻继承、劳动争议、合同纠纷、刑事案件。咨询手机:15807738049 QQ244057716。地址:桂林市西环二路2号金辉广场2单元155(象山区政府隔壁),现为广西桂超杨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更多法律知识请登录: http://www.gll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