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危险驾驶罪的问题

随着《刑法修正案()》的生效,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不管是否造成后果,都将按照危险驾驶罪定罪,处以拘役,并处罚金。根据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5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如此一来,关于醉驾的抽查、取证及处罚等一系列问题顿时成为社会的焦点:醉驾入罪了,执法与司法部门准备好了吗?是否会出现罪刑不相适应的情形?

醉驾涉嫌交通肇事罪如何处罚?

如果驾驶员因为醉酒驾驶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同时构成交通肇事罪,却不构成其他犯罪,此时是应当按照危险驾驶罪还是按照交通肇事罪处罚?根据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的原则,应当选择危险驾驶罪和交通肇事罪中较重的罪名来定罪处罚,但是哪一个罪比较重呢?根据刑种、刑期来看,是交通肇事罪较重,应当按照交通肇事罪来处罚。但是根据犯罪的性质来说,交通肇事罪属于过失犯罪,应当是较轻的罪,被处罚后,可以继续从事律师、会计师、设计师、评估师等工作;而危险驾驶罪属于故意犯罪,应当是较重的罪,但是对于不是从事律师、会计师、设计师、评估师等工作的人员来说,处罚却比交通肇事罪轻得多。可见,对于不同职业的人来说,两罪都各有轻重。

取证过程能否公正透明?

429,北京市交管局对实施新法的准备进行了通报,市交管部门将组织专业民警进行处理,检查醉驾的一线交警都将配备具有录像功能的设备上勤。如果检查点跟随救护车,涉嫌醉驾人员应当现场接受血液酒精含量检查。

现有的查处醉驾做法是交警抽查,先对司机进行呼气检测,但对于有醉驾嫌疑的司机必须进行抽血取证。按照现行标准,每百毫升血液中含酒精20毫克以上为酒后驾车,每百毫升血液中含酒精80毫克以上为醉酒驾车。

问题是,在现有的执法条件下,要求每个检查点都配备具有录像功能的设备,并有救护车跟随,在实践中是难以做到的。因此,从呼气检测到抽血取证,其间应该有一个统一的时间限制。送涉嫌醉酒的司机到就近医疗机构抽血,如果这个过程耗时过长,酒精在体内进行一段时间的分解后,很容易导致醉酒驾驶变成酒后驾驶乃至无酒驾驶,特别是涉嫌司机的血液酒精含量处于醉酒线上下的时候。但目前,对于这个时间差,尚无全国性的限制标准,从而容易导致各地执法标准不一。

同时,血液检测结果作为定罪证据,在刑事诉讼中属于鉴定结论,犯罪嫌疑人享有提出异议或者申请重新鉴定的机会,对于这些权利的保障,在实践中也有必要进行规范。

血检结果能否包打天下”?

判断行为人是否醉酒驾驶,血液酒精含量检查结果几乎成了唯一而充分的依据。问题是,单纯依靠血检结果,总能对当事人是否属于醉驾作出精确合理的判断吗?DNA鉴定的科技含量属于非常高的了,依然有出错的可能,血液酒精含量检测如何保障不会出错?被检测者如何确信检测的血样的被检测者本人的,没有被弄错的可能。

众所周知,由于个体体质的差异,酒精对每个人神志产生的影响程度不同,在每个人体内的分解速度也是不同的。单纯依赖血检结果判断行为人是否醉驾,很难适应千差万别的具体案情。比如,一个人头天晚上喝了酒,第二天清晨感觉酒气消了、神志清醒了,就开车出了门,可依然被鉴定为醉酒驾驶。这时对其是否一定要以犯罪论处?公民要如何把握饮酒与驾驶的时间间隔才不至于触犯刑律?

再比如,对于一个体内酒精分解速度较快的驾驶者而言,如果在接受呼气检查时显示有醉驾的嫌疑,而在几个小时之后的血液检查中血液酒精含量已经处于醉酒线之下,他是否就可以逃避刑事处罚?可见,除了血检结果这个单一标准,当事人在行为时的其他情况也应被适当置于司法的考量范围之内。

还有一种值得注意的情况。根据刑法第十八条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但一般来说,这里说的醉酒仅包括生理性醉酒,而不包括病理性醉酒,病理性醉酒者对其行为不承担刑事责任。病理性醉酒者由于其身体特点,少量饮酒后便可出现不成比例的极度兴奋,从而丧失自我控制能力。在查处醉驾的司法实践中,考虑到危险驾驶罪的设立初衷,酒精检测超标的病理性醉酒者是否也应该承担刑事责任?如果病理性醉酒的驾车者虽然经过酒精检测不构成醉驾,但其具有较大的实际危险性,是否也能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刑事责任?这些问题也有待较为明确细致的依据。

醉酒驾驶能否一律判刑?

根据《刑法修正案()》的规定,构成危险驾驶罪,只需满足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这一个要件,属于典型的行为犯。在本罪的量刑中,除了酒精含量这一硬指标外,如何根据其他犯罪情节的轻重合理判处刑罚?

醉酒驾驶这一基本事实被确认后,是否存在刑法第十三条所规定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情形?是否存在从轻、减轻乃至免予刑事处罚的可能性?

刑法所规定的罪责刑相统一原则当然适用于危险驾驶罪。除了驾驶者血液酒精含量超出醉酒标准多少这一情节外,以下情节也应在考量范围之内:当事人醉驾时的具体神志状态,醉驾发生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当事人接受检查和接受讯问时的表现等,应综合考量上述情节,决定对行为人是否判处刑罚以及判处刑罚的轻重。同时,刑法没有对危险驾驶罪的罚金数额进行具体规定,在今后的司法实践中也有明确的必要。

  

廖律师主要代理交通事故、工伤事故、婚姻继承、劳动争议、合同纠纷、刑事案件。咨询手机:15807738049 QQ244057716。地址:桂林市西环二路2号金辉广场2单元155(象山区政府隔壁),现为广西桂超杨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更多法律知识请登录: http://www.gllsw.com